科大國盾沖刺科創板 申報IPO前12月內多名股東入股(圖文)

時間:2019-09-10 15:41:52 作者:admin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1-手機版)

9月6日,沖刺科創板的科大國盾量子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下簡稱“科大國盾”)更新了對第四輪審核問詢函的回復。

招股書顯示,科大國盾主要從事量子通信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及技術服務。本次擬募資3.04億元,投向量子通信網絡設備項目以及研發中心建設項目。

記者翻閱招股書發現,申請科創板上市前的一年時間里,科大國盾通過股權轉讓引入了4位新股東。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王根九在短期內受讓科大國盾股權,2個月后又快速進行了轉讓。

同時根據招股書披露,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科大國盾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2.18億元、2.93億元、3.26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96.17%、103.23%、123.02%,應收賬款走高加大壞賬風險。對此,科大國盾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回復記者稱:“目前量子通信行業呈現一定的季節性特征,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為銷售旺季,導致各年末應收賬款余額較高。”

應收賬款居高的情況下,科大國盾還存在對大客戶的依賴。2016年至2018年,公司向第一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4.21%、21.14%和57.90%。

應收賬款占營收123%

9月6日,根據上交所披露的信息顯示,申請科創板上市的科大國盾狀態更新為“已問詢”,其回復了上交所的第四輪問詢。

根據招股書,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科大國盾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2.10億元、2.72億元、2.57億元和2.26億元,凈利潤分別為5875.36萬元、7431.45萬元、7189.14萬元和-2343.24萬元。

此外,2016年至2018年各期末,科大國盾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2.18億元、2.93億元、3.26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96.17%、103.23%、123.02%。同期,公司應收賬款中逾期金額分別為7130.29萬元、8712.33萬元、6793.58萬元,占應收賬款總余額比重分別為32.65%、29.75%、20.86%。

攀升的應收賬款也拖累了現金流。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4548.41萬元、-1681.99萬元、-388.60萬元以及-2339.23萬元,持續凈流出。

對此,科大國盾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回復表示:“目前量子通信行業呈現一定的季節性特征,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為銷售旺季,導致各年末應收賬款余額較高。報告期各期末,公司應收賬款余額主要為1年以內,1年以內應收賬款余額占總余額比例分別為93.79%、78.47%、64.33%。”

而除了應收賬款偏高,科大國盾還存在一定的大客戶依賴癥。根據披露,2016年至2018年,科大國盾向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2.87%、73.59%和80.75%。

其中,神州數碼系統集成服務有限公司作為第一大客戶,2016年至2018年,科大國盾對其銷售量子保密通信設備及相關技術服務的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34.21%、21.14%和57.90%。可以看到,2018年的銷售占比已超過50%。

“各系統集成商向科大國盾采購產品,是基于科大國盾產品性能指標等因素按照市場原則確定,發行人獲取業務不存在對中科大、國科量網等關聯方的重大依賴。”科大國盾方面回應稱。

申報IPO前12月內多名股東入股

公開資料顯示,科大國盾成立于2009年,今年3月,科大國盾向上交所遞交招股書,擬在科創板上市。

一般情況下,上市前增資擴股引入股東,雖能充實公司資本實力,但也不排除涉嫌利益輸送的可能性。記者翻閱招股書發現,科大國盾在申報科創板上市的前一年時間里,通過股權轉讓引入了4位新股東。

其中,王根九于2018年4月以每股130元的價格受讓云鴻投資所持科大國盾294萬股股份;虹富投資于2018年6月以每股130元的價格受讓王根九、王鳳仙所持科大國盾73.5萬股、0.7萬股股份;合肥鞭影于2018年6月以每股167元的價格受讓王鳳仙、潘建偉、楊濤所持科大國盾15.5萬股、160萬股、25萬股股份;寧波琨騰由科大國盾的部分員工設立,于2018年6 月以每股167元的價格受讓程大濤、王鳳仙所持科大國盾51.4萬股、23.6萬股股份。

令人不解的是,王根九在短期內受讓科大國盾股權,2個月后又快速進行了轉讓。對此,上交所要求科大國盾說明其真實原因,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或其他利益安排。

針對此問題,科大國盾在問詢函回復中表示,王根九此前已通過實際控制的潤豐投資持有科大國盾股份,其一直看好科大國盾發展前景,愿意承接云鴻投資擬轉讓的發行人股份,并協助云鴻投資的有限合伙人浙江恒逸集團有限公司等在云鴻投資退出后通過虹富投資繼續間接持有科大國盾股份。

而除了多位股東“突擊入股”,科大國盾的關聯交易風險也受到監管部門關注。根據招股書披露,國科量網是科大國盾的關聯方,而國科控股是其第一大股東、持股39.07%。另經股權結構對比,國科量網與科大國盾重合的股東還包括科大控股、潘建偉、彭承志。

據了解,國科量網主要從事量子通信網絡的建設和運營,系科大國盾的下游客戶。數據顯示,2017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6月,國科量網與科大國盾直接交易、以及通過發包給系統集成商后再由系統集成商向其采購等間接交易的銷售金額占營收的比重分別為17.37%、60.02%、0.16%。

科大國盾表示,國科量網作為國家量子通信網絡的建設運營企業,未來繼續承建量子通信網絡仍有可能與科大國盾發生交易。

不過,科大國盾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在回復記者時提到:“公司與關聯方之間的關聯交易活動是特定時期、特定條件下的舉措。公司與關聯方之間往來遵循了公平合理原則,交易價格公允,決策程序合法有效,不存在損害公司股東利益的行為。”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2-手機版)
聲明: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自行上傳,本網站不擁有所有權,未作人工編輯處理,也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如果您發現有涉嫌版權的內容,歡迎發送郵件至本站聯系郵箱進行舉報,并提供相關證據,工作人員會在5個工作日內聯系你,一經查實,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
后臺-系統-系統設置-擴展變量-(內容頁告位3-手機版)
官方彩票app